chineseteacher

關於部落格
華語教學,對外漢語教學,美國漢語教學
  • 92950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海外中文學校教育家長還是教育孩子?

 當嫁到美國當美國媳婦以後,就開始從事僑教工作,在十一、二年前適合美國中文學校的教材還是屈指可數,也曾與中文學校一些老師參與幼兒教材編寫工作,甚至參加行政工作,而每年都會遇到相同的問題。而問題的癥結在於”海外中文學校是在教育家長還是教育孩子?“ 家長對中文學校的期許與“干涉”常常會影響學校對於教材選用、教師評量與教學活動甚至是課程設置。

為什麼十多年前適合美國中文學校的教材會 “屈指可數”呢?其實台灣僑委會一直以來對僑教工作的推動不遺餘力,也編訂過許多教材。但是當時的教材許多是就台灣小學教材編訂,不過也漸漸由許多以對話為主的教材,但美國中文學校學生家長結構改變了。二三十年前的僑教還是以台灣背景的學生佔多數,可是一九九零年以後,從中國大陸移民到美國越來越多,甚至有後來居上的趨勢,中國經濟日趨重要,學習中文的非華裔家庭及領養中國女娃的美國家庭在一般學校沒有設置中文課程的情況下,有許多家庭也加入中文學校。

這時許多歷史悠久的中文學校就受到衝擊,而這些衝擊的力量當然不是來自學生而是來自家長。首當其衝的就是教什麼字體?什麼拼音系統?選用什麼教材?當多數家長背景是以簡體字為主的,學校很難堅持只使用正體字/繁體字,而正體字簡體字之爭也淪落為政治工具,坦白說,個人己見是一件對學生學習無益之事。而家長往往以自身學習經驗來牽制學校行政之事在海外僑教比比皆是。現實情況就是家長背景本來就多元化,兩岸三地、五湖四海都有。中國一九五八年來的漢字簡化、拼音政策,雖未完全完成,甚至也證明漢字羅馬化的失敗,不過它的存在已是不變的事實,就像台灣脫離中國的政權,是另一個獨立主權獨立的行政....也是不可否認的事實。家長似乎很難脫離個人自身成長背景包袱,損耗許多精神影響僑教。畢竟,我們教育的這些孩子都是“美國人”,他們的身份認同與華裔父母是非常不同的,他們更多時候要面臨的是如何融入美國整個社會。於是他們抗拒上中文學校的心理也是正常的,因為大概沒有任何一個族裔比中國父母更認真、更執著地逼孩子學中文,而孩子也很難體會父母的“一番苦心”。

語言學習跟環境有巨大關聯,為什麼荷蘭學生可以說多種語言,因為環境使然,而其實筆者從小在台灣長大,耳濡目染,台語、客語、國語(普通話)所以三個語言都聽得懂,但溝通起來,因為使用學習、工作、父母親使用語言關係當然國語優於客家話,客家話又優於台語。

中文學校家長對學校期許有幾種:
一、對子女中文教育要求高,相對對學校要求也高,希望學生從中文學校畢業能考SATII、AP中文取得優秀成績。
二、對子女中文教育不太重視,把孩子的中文教學視為視學校的責任,在家不太跟孩子說中文,可是仍希望孩子中文可以學得好。
三、父母本身都不會說中文,如領養家庭的父母,希望中文學校提供多一點教學資源幫助孩子。
四、只希望孩子能持續到中文學校學習,中文學校是給孩子除了語言學習,也提供文化學習,同時孩子可以認識與自己背景相似的朋友。

至於學生呢?會留下來中文持續學習的就三種:一、先天有環境優勢,家裡有爺爺奶奶或姥爺、姥姥(即我們南方人說的外公、外婆)所以孩子從小就說中文游刃有餘,所以中文學校對他們而言,輕而易舉,聽說讀都沒問題,寫則相對比較需要加強。


 二、非常不願意來,但是還算是乖孩子,勉強能做完功課,有時甚至要跟父母抗爭,但最後無效所以認命乖乖去中文學校,情況好的也會乖乖認命做功課,但是有許多行屍走肉,心不在焉,甚至巴不得上到中文學校畢業班能超生解脫。
三、奇葩類、碩果僅存的少數,父母都不會說,但孩子本身對中文學習非常有興趣而且能自動自發。

就我的觀察及個人經驗,孩子學習除了少數是第一種、第三種,那真是家長前世燒好香,得此福份,大部份的孩子都是第二種。所以教學上老師要應付兩極化的程度也是時而有之。學校要應付各方家長的要求與意見也是一大難題。

家長有幾個迷思(其實有些未上過專業訓練的老師也有):
把自己的學習經驗硬套在自己孩子學習情況
比如說:母語是普通話/國語者從小我們在中文環境下長大,從出生就開始接受大量語音輸入,然後牙牙學語,很快就能現學現賣,聽大人說什麼、看電視講什麼很快也學起來,到了入學年齡。大量語音拼音聲調系統介紹練習,把我們會說的與語音符號聯結一塊,而課本閱讀教材也都一拼音/注音為主,然後才開始進行認字寫字階段。
可是在美國/外國環境長大的孩子大多數沒有中文語音刺激,要學習說話是學了就忘,一個星期不到兩個小時的課程,學習有限,而且學了若沒有環境讓孩子使用,印象不深刻,不但很快就忘也不容易維持學習動機。所以上課除了教學怎麼讓學習變得有趣保持學習動機是最重要的。

另外,漢字是中文語言非常重要的一部份,就是因為它難,更要根據孩子的成長階段把漢字的筆畫、筆順、部件觀念介紹給孩子,越早介紹越好,但是有不能太強調韻文朗讀,還要功能性會話溝通教會孩子特別是對與家裡沒有環境說中文的,更需要。

所以我不建議海外幼兒華語教學課本通篇就一開始只有拼音或注音,而是應該綜合漢字概念、拼音、對話及與孩子心智年齡相仿合適的文章、故事來編寫。若課本通篇只是韻文閱讀也不行,孩子也要從小開始簡單做語言溝通為主的對話練習,句型簡單、課文簡短為要,待年紀越長語言的層次語法語用加深。畢竟口語會話與文章寫作閱讀是非常不同的類型。母語環境的幼兒課本多半與韻文美文為主,而語言學習的幼兒課文編寫應以會話功能性為主,但會話的長度與深度不能像成人會話課本那麼複雜冗長。

家長應瞭解到環境對語言的影響。曾經專家做過研究讓孩子看外語電視節目對於孩子外語學習並沒有什麼幫助,但是若能塑造一個以外語溝通環境,孩子學習效果就會增加。

雖然是一個艱難又不容易堅持,但是一步一腳印,或許家長也不需對自己和孩子要求太高,造成翻臉局面,把目標訂在親子雙方可以接受的範圍就好。多半的中文學校也都希望能辦好,但師資流動率高、資源有限、學生良莠不齊情況下,要做到十全十美不是容易的事。

但我的觀察能到十年堅持下來到中文學校的孩子,都是在美國學校品學兼優的好孩子,都尊敬父母老師,而且到了高年級他們在學校各項活動擔任大哥哥、大姐姐帶領年紀小的孩子,熱心幫忙中文學校的各項活動,這個是在一般學校學不到的,而這些是中文學校除了給他們文化傳承、語言學習之外,更意想不到的收穫。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